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上网的动物的博客

思想者家园

 
 
 

日志

 
 

转载:奥巴马执政八年,为什么修不成一条高铁(来自新华思客)  

2016-06-28 23:46:03|  分类: 闲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奥巴马执政八年,为什么修不成一条高铁(来自新华思客) - 会上网的动物 - 会上网的动物的博客

宋鲁郑

台湾问题专家,旅法学者

发表于  06/15 06:30   约12分钟

只是八年过去了,美国一寸高铁也没有建起来。

只是八年过去了,美国一寸高铁也没有建起来。

  随着选举日期的临近以及共和党、民主党候选人的确定,奥巴马时代即将划上句号。相对于小布什,没有行政经验的奥巴马似乎表现的更为中规中距。然而,如果审视一下奥巴马的政绩,特别是他未能兑现自己公开向美国人民做出的承诺,他显然算不上一个称职、合格的总统。

  2008年,奥巴马竞选总统时曾有三大承诺:向中国学习建高铁、第一个任期内就要把国债从十万亿美元减少到五万亿、关闭臭名昭著的关塔那摩监狱。

  应该说这三项承诺非常有针对性。美国的基础设施大都是五十年代建造的,早就不适应经济发展和社会各阶层的需求。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全球竞争力报告》,美国在基础设施质量上排名第十九位,甚至落后于中东国家阿曼。凡是体验过美国经济中心也号称是世界经济中心——纽约地铁的游客都会震惊于其年久失修。美国要想“再次伟大”,抵御中国的迅速崛起,重建基础设施是前提之一。

  美国的国债也一直被视为其经济的毒瘤。纽约时代广场为了提醒举国上下所面临的债务危机,而树立的债务钟竟然由于用光了位数(13位,美国国债已经到了14位数)而不得不停用!尽管目前美国仍然能够向全球借到钱,但谁都明白,寅吃卯粮不可持续。

  臭名昭著的关塔那摩监狱严重损害了美国的国际形象和软实力。不仅仅是关塔那摩监狱不受任何法律监管,嫌疑人也不能聘请律师,也没有司法审判,可以无限期关押,不受《日内瓦公约》限制,更重要的是接连被曝光的虐囚丑闻。其所谓的人权卫士美誉成了全球的讽刺和笑料。

  应该说,这三个承诺都直指美国的核心问题,显示了奥巴马作为一名政治人物的眼光。只是八年过去了,美国一寸高铁也没有建起来,国债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激增到十九万亿美元,关塔那摩监狱则依然矗立。

  按说,高铁在世界范围内已经是很成熟的技术,不仅中国大陆、台湾,亚洲的日本、韩国,欧洲的法国、德国、西班牙、荷兰、比利时、意大利、英国、土耳其都有,正在建的更多,比如俄罗斯计划于2018年世界杯前开通的1号高铁。作为世界头号发达国家,而且疆域广阔、人口更是超过三亿人的大国,美国非常需要建高铁,而且这已经成为最高领导人高度重视的、试图振兴国家的项目,却为何在长达八年间寸铁未建?

  表面上看,共有三大原因。一是利益集团反对。修建高铁,必然损害到航空和高速公路集团的利益,自然竭力阻挠。二是民众反对。因为建高铁需要拆迁,所经之地还会有噪声。三是相关议员的条件。所经之地的议员均要求在他的家乡停靠,不然就投票否决。只是停靠如此之多,高铁就变慢铁。

  所以,尽管联邦政府出资90%,地方仅承担10%,如此优惠的条件都无法实现美国的第一条高铁梦,奥巴马的承诺也就此落空。

  不过2015年1月,美国第一条高铁——旧金山到洛杉矶的加州高铁终于正式开工。然而,这条高铁是否能够完成还依然是未知数。一是第一期建设工期就长达14年。这期间如果发生政党轮替,很难讲不被终止。小布什时代提出美国要重返月球,在任期结束时已经投入90亿美元(合570亿人民币)。结果奥巴马一上台就立即将之废除,90亿美元就这样打了水漂。所以在人亡政息是常态的美国,很难讲这个高铁项目能够幸免。二是加州中央谷地的居民及反对人士已经向法院提起诉讼,反对这项工程。法院如何判决还是未知数。第三也是最重要的,项目需要投资的680亿美元大部份尚未解决。或许不用等到政党轮替,也不用等到法院判决,钱花光了,项目自然也就停了。或者美国也可以学积弱时期的清朝,先建一段,然后再抵押给银行(国内或国外),拿到钱再建第二段,然后再抵押,再贷款……

  美国的国债近三十年进入了疯狂增长阶段。1980年还不到一万亿美元,到2008年9月就突破了十万亿美元,奥巴马八年更升高到十九万亿美元,几乎相当于此前美国两百多年的总和。根据欧盟的规定,国债占GDP的比重不能超过70%,否则就易引发经济危机,但美国已经超过100%。虽然中国为应对全球经济危机启动了四万亿救市计划,但中国主要是人民币计价的内债,更重要的是中国有全球最高的储蓄率。一国负债能力取决于储蓄率和GDP的比重。但美国国民储蓄率几乎为零,外债比重高。虽然美元是世界货币,但透支信誉的做法,其风险可想而知。

  美国的债务飙升,表面上可归根于反恐战争和经济危机。可是以国家之力,以正规军的方式对抗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反恐战争,以一枚价值数百万美元的精确制导导弹去轰炸一顶帐篷,如此荒唐的战争方式是如何被制订出来的?特别是明明知道历史上阿富汗向来是大国的坟墓,何以就如此蔑视历史?明明知道把自己的制度强加给另一个毫无基础的国家必然会导致灾难,何以不顾全球的反对一定要发动伊拉克战争?

  美国的经济危机肇始于次贷。可是谁都知道把贷款贷给没有工作和固定收入的穷人而且无需首付是多么危险的做法,何以就没有人制止?

  其实寅吃卯粮不可持续是人类最基本的理性和常识,何以美国就可以完全无视呢?

  关塔那摩监狱虐囚事件曝光后,全球哗然,足以和维基解密、斯诺登事件并称本世纪以来美国三大丑闻。2009年1月宣誓就职仅两天后,奥巴马就签署行政命令将之关闭,可以说是他的第一把火,足见其对该问题的重视。

  由于军方一向不透明,我们难以一窥真相,但通过一个例子可以了解西方军队国家化究竟是怎么回事。特朗普在共和党初选过程中,以个人魅力和挑战各种政治正确的举动赢得民众支持时,美国中央情报局前主管表示,如果特朗普成为总统,美国军方有可能不遵守他的某些命令。

  特朗普如果胜选,根据宪法就是三军总司令,军方必须无条件服从。但从这位中央情报局前主管的话来看,显然美国军方可以自行判断总统的命令是否正确,并自行做出是否遵守的决定。也就是说只有当军方认为总统的命令符合军方的是非判断时,军方才会执行。那么这究竟算什么军队国家化?这不是军队干政、枪指挥民选政府吗?

  尽管后来有报道说是由于在全球找不到安置关塔那摩监狱的囚犯,才导致至今无法关闭。这个理由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要知道,奥巴马上台时一共仅剩242名囚犯,八年都处置不了,这算什么理由?如果这就是美国政府和军方的效率,那仗就不用打了。更何况,美国出于安全原因不想把囚犯安置在本土监狱,何以就要安排在其他国家中?这是什么逻辑?要知道,奥巴马把关闭这个监狱上升到了促进国家安全、捍卫美国在全球最高价值的高度,同时还能节省开支(每年4.45亿美元),从此“翻过我们历史上的一章,表明9·11恐怖袭击后美国人已经吸取了教训,这些教训指引我们继续前进”。何以美国军方八年来就是不愿意翻过这一章?继续损害美国在全球的最高价值、浪费公帑和威胁国家安全?

  对此,我的结论是,军方为了对抗奥巴马的命令,自然有太多的理由拖延,不作为。

  其实不管是建高铁、国债激增还是关闭不了一所军方监狱,其真正的根源还是制度。

  美国1965年以后才实现一人一票制度,造成的最主要后果就是政治权力臣服于大众和资本:民众有选票,资本控制着政治献金,任何一方都得罪不起。正如经济危机之后,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到国会参加听证会,承认自己早就知道次贷危机的爆发,但之所以不采取措施是因为“我能让百姓没有房子吗?我能让银行破产吗?”是啊,百姓有选票,银行有政治献金。假如沈阳允许在校大学生无需首付就能买房的新政发生在西方式的民主国家,有哪一个政治人物敢叫停?学生们早就走向街头,早就用选票给政治人物颜色看看了。今天的法国持续数月之久的罢工、游行、黑夜站立不就是活生生的实例吗?

  所以一个造福于国家和民众的高铁就被大众和资本联手绞杀了。但需要指出的是,十八世纪美国修横贯东西的铁路时,是这样规定的:投资人可拥有铁路沿线两边各十英里的土地。于是什么印地安人居留地、什么野生动物群,统统剿灭。

  需要说明的是,欧洲国家高铁之所以建成另有他因。比如德国的民族理性,工会力量薄弱。法国是欧洲最早建高铁的国家,1971年就批复建设,那时整个国家还处于充满活力的腾飞期,任何利益集团都能分享到饼做大的好处。第一条线路的成功也促使国内形成共识,并成为法国民族自豪感的重要部分。法国的成功也刺激了欧洲其他国家效仿。亚洲的日本除了民族理性、政府强势外(自民党二战后仅三年左右失去权力),也同样和开工建设的早有关。当然现在高铁也成为新的利益集团。比如德国虽然开发出磁悬浮技术,但却只能用于中国。

  美国的国债激增除了要应对经济危机,还有福利。不错,美国是唯一一个没有全民医疗保险的发达国家,这确实是美国的耻辱。奥巴马上台就强推医疗保险改革也不是没有道理。可是这样的福利政策放到自身经济危机最严重的时候来搞,显然不是时候。只是选票重要还是国家未来重要?就说现在,法国总统奥朗德为了明年的大选,竟然大砍科研经费,把省下的钱用于民众的福利。如此牺牲国家未来而迎合民众的短期利益自然引发法国知识界反弹,八名诺贝尔奖获得者联名上书,强烈反对这种不顾国家未来的错误政策,可最终都石沉大海。在个人政治利益面前,国家的未来算得了什么?

  关塔那摩监狱除了军方的不透明和百般拖延外,也同样有政治制度的因素。这个监狱是共和党小布什总统建造的,奥巴马率先拿它下手,也自然会被猜测背后的政党竞争因素。所以这个关闭计划遇到共和党的强烈反对也是非常正常的。曾经角逐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鲁比奥就把奥巴马的计划称作是“危险的”。共和党控制的国会也一再阻碍关闭关塔那摩监狱。2015年10月奥巴马以阻碍关闭关塔那摩监狱为理由,否决了国会提交的2016年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但最后仍然不得不妥协而签署。今天的美国确如福山所痛斥的,已经变成了否决体制。只是中国人难以理解的是,关闭关塔那摩监狱对美国国家利益如此重要,何以共和党就一定为一党之私而反对?中国实行了几十年的收容制度、劳改制度都可以因为一件突发事件引发众怒而废除,何以一个成立不过十几年、并且由于虐囚成为全球丑闻、引发全球愤怒的监狱,却花了八年时间就是无法更正?

  旅居新加坡的学者郑永年先生曾这样评论西方的制度:“民主制度是一种极其保守的制度。在民主政治下,各方面的利益都可以得到表达,但要他们之间作重大妥协则非常困难,因此民主制度非常有利于维持现状。”可谓一语中的。

  所以,不管是特朗普,还是其他任何政治人物,如果不对这个制度进行大手术,谁都不可能让美国重新伟大。德国《梅库尔日报》曾称,许多美国人被特朗普简单的论点征服,但如果他获胜,将是美国的失败。特朗普会从根本上改变美国,让美国孤立于国际社会。但实际上,他们都过虑了。最终特朗普会和今天的奥巴马一样,庄严的承诺都会落空。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