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上网的动物的博客

思想者家园

 
 
 

日志

 
 

经济学方法与能力培养——读《哈佛散记——与经济学的亲密接触》有感之二  

2011-03-21 11:15:03|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能力培养是个老生常谈的话语,看了张晓晶博士的《哈佛散记——与经济学的亲密接触》这本书,感触更深。书中对于中西方国家经济学的研究方法、学术论文的生产流程进行了比较,结合他自己的体会做了具体的描述,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借来一阅,或上网亲密接触。

看看我们大学经济学各个专业的教学计划表(即开课计划),从中可以得出一些有益的结论。首先,从课程数量来说,咱们开的课实在不少。一般说来,本科院校四年制学生四年下来总计学的课有50门左右,这还不包括军训、社会调查、毕业论文、就业指导。比如,北京某财经院校财政专业实验班就开出了50多门课,而我们这里某专业开出了49门课。让我们把眼光放长远些观察,5年、10年后,甚至20年后,又有多少门课还对学生产生影响呢?恐怕只有几门而已。

从课程结构看,现在实行学分制的学校,大致把课程分为公共基础课、专业基础课、专业主干课、专业限选课、专业任选课、公共选修课、课程实践、集中实践等几个部分,每个部分所占比重也有一定规定。因此,课程数肯定少不了。由于学分有限,而又想开出更多的课让学生学习,就出现一些1.5学分、甚至1学分的课程。在十几节课的时间内,能给学生传授多少东西呢?只能是蜻蜓点水了。对学生来说,一天8-10节课,赶场子,一门课接着一门课,头脑里边一大堆东西,根本没有时间消化,考完试基本就忘得差不多了。从学校来说,当然出发点是好的,希望给学生尽量多的知识,拓展知识面,宽口径嘛,但似乎忽视了实际效果。

知识是无限的,是永远传授不完的,而课堂教学时间是有限的,如何处理这一矛盾呢?恐怕得从思维方法上着手,也就是教给学生正确的思维方法,这才是真正有效的能力培养。这样,不管学生将来从事何种工作,都能举一反三,应付自如。从现在教学安排来看,更多是考虑给学生传授知识,能力培养只是说说而已,还没有落实到课程安排上。当然,并不是说一定要安排一门称为《能力培养》的课程。可以说,目前的课程安排反映的是技术派思想,即给学生多传授一些技术性的东西,这样,操作能力就会强,毕业后可以直接从事具体工作。但是,这里有一个被忽视的问题:究竟是岗前培训,还是能力培养。由于现在的大学生毕业后的就业方向不太明确,同一个专业的学生可能有七、八个就业方向,如果传授具体操作方法,那么就会出现上述问题,开的课很多,结果什么就没有学好,每样都仅了解一点皮毛。

思维方法是万能钥匙,如果根据实际情况开设一些诸如《×××分析方法》、《×××指导》之类的课,帮助学生形成正确的方法观,掌握一般性的思维方法,学会观察、发现、判断、分析问题的基本方法,那么,学习效果就不一样。同时,其它各门专业课在教学过程中不光讲授具体内容,还应通过课堂教学、作业、社会调查、考试等环节引导和培养学生获取信息、处理信息、作出独立判断的能力,形成独立思考的良好习惯,培养浓厚的专业兴趣,那么学生的就业能力、操作能力、创新能力一定不会差。

当我们在谈论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拿到诺贝尔奖时,在羡慕发达国家的教育发展水平时,不妨思考一个如何改进咱们的教学,是应当下决心进行高等教育改革的时候了。看看大学生的毕业论文,多数都是抄袭成风,也不能怪他们,因为基本的思维方法没有掌握好,平时也缺乏基本的方法训练,比如,如何检索文献、如何进行观点综述、如何发现有意义的研究论题、如何描述问题现状、如何构建基本的分析框架、如何着手研究等等。单从经济学方法来说,可以问问大学毕业班的学生,有几人能说出有什么方法,论文开题报告里也要求写出研究思路,但合格的极少。对于学生来说,如何站在一个成年人的角度思考问题,规划自己的学习生活,应当是非常重要的事情,绝不应等待别人来安排。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